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中国(广州)国际汽车零部件展览会组委会

广州市海珠区琶洲大道东8号

电   话:+86-20-2919 8956     2919 8950

E-mail:2355707131@qq.com

徐    妍 项目经理 159 8923 3176 微信同号

广州汽车零部件展-全球化断供危机下的汽车零部件行业现状分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广州汽车零部件展-全球化断供危机下的汽车零部件行业现状分析
广州汽车零部件展-全球化断供危机下的汽车零部件行业现状分析 广州汽车零部件展-全球化断供危机下的汽车零部件行业现状分析 广州汽车零部件展-全球化断供危机下的汽车零部件行业现状分析
访问量 : 114
编辑时间 : 2020-03-18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化趋势不断加剧,其对汽车供应链的影响也在持续扩大化。多家企业汽车总产量同比下降,为更好开展生产部分整车企业在运输方式上采用空运、运输专列等方式,或有部分企业考虑产能转移可能性。

                                   

  全球化断供危机下,零部件从哪里来?

  当雪崩发生时,没有一片雪花能逃得过倾轧。

  当疫情爆发时,没有一家车企能独善其身。

  关键在于:如何“自救”。

  疫情全球化对汽车供应链影响持续加剧

百度

  据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17日7时,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达到173344例,死亡病例7019例,已报告病例的国家和地区达152个,中国以外新冠肺炎确诊92228例,意大利、西班牙、伊朗、德国、美国等地均为重灾区。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化趋势不断加剧,其对汽车供应链的影响也在持续扩大化。

  据最新消息,除最开始爆发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国,近日韩国、日本、意大利、伊朗、印度、美国、墨西哥、巴西等多个国家也先后出现了严重的疫情,由此导致前期仅在部分地区存在的车企劳动力不足、被迫停产、供应链中断、车市销售低迷等问题,也随之呈现全球化发展态势。


  例如韩国,自2月初由现代汽车打头阵,宣布逐步暂停其韩国工厂的生产,随后起亚、双龙汽车、雷诺等也纷纷加入了停工行列,以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爆发所造成的供应中断。

  受此影响,今年2月韩国汽车总产量同比下降26.4%,仅为189,235万辆;韩国国内汽车销量下降18.8%,为97,897万辆;2月份出口额较2019年同期相比下降16.6%,仅为24亿美元,下滑趋势明显。其中现代汽车2月份出口量同比下降21.4%,起亚海外出货量较2019年同期下降30.1%。

全球化断供危机下的汽车零部件行业现状分析

  图片来源:日产

  日本除铃木受疫情影响相对较小——因为该品牌在中国的汽车制造和销售业务很少,其他几个主流日系车品牌的整车生产及销售在此次疫情中均受到了较大的波及。根据高盛的预测,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对汽车产量和需求的影响,将使丰田、日产、本田、三菱、马自达五大日本汽车制造商的利润减少1700亿日元(合16亿美元),他们1至4月的总产能减少58万辆,其中丰田的产能利用率预计将为94%,日产的产能利用率为47%,而本田的产能利用率仅达16%。

  欧洲市场,鉴于意大利已经成了除中国之外,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国家,近日欧洲主要汽车和零部件制造商已纷纷关闭在意大利的工厂、削减产量,并考虑让员工回家。例如大众,由于新冠肺炎疫情造成供应中断,其在西班牙Navarra地区的工厂已与当地主要工会达成协议,让一部分员工回家休息,另根据双方的协议,大众可在2020年进行一定量的短暂裁员。标致雪铁龙集团(PSA)则决定关闭其在欧洲的15家工厂至3月27日。FCA也因为疫情的加剧,决定关闭更多的欧洲工厂,其中大部分工厂将停产至3月27日。

  在美国境内的通用、FCA、丰田、特斯拉等车企,虽然部分目前尚未受到疫情的影响,但随着国内确诊人数的增多以及零部件供应出现短缺,为获得北美和其它地区制造业务所需的零部件,据悉这些企业也已经焦头烂额忙活了数周。

全球化断供危机下的汽车零部件行业现状分析

  此外,墨西哥、巴西、印度等国家,目前针对疫情可能给汽车行业带来的严重后果,也已经发布了预警。其中墨西哥地方官员表示,由于新冠病毒疫情影响了从中国进口的关键零部件的运输,墨西哥的一些汽车工厂未来几周可能不得不停产。巴西汽车制造商协会Anfavea则警告称,由于缺少来自中国的零部件,该国汽车制造商可能不得不在4月份停产。而印度,目前塔塔汽车、马恒达、TVS Motor和Hero MotoCorp等公司也已经表示,因疫情的爆发将面临供应链中断问题,其中塔塔汽车已经要求总部和各地区办事处的办公室员工自当地时间3月16日起开始在家办公,另外一些公司已经宣布暂停生产。


  断供危机下车企和零部件企业的应对之策


  不管大家愿不愿意承认,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发展成了一个全球性灾难。

  或许目前国内的境况已经在逐渐好转,越来越多的车企和零部件企业开始恢复有序生产,但这并不代表大家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众所周知,一辆汽车上大约有2~3万个零件,其中任何一个零件的供应出现异常,都可能造不出一辆车。而要保证这么多零部件的正常供应,仅仅依靠单一市场是不现实的,例如国内一些关键的汽车零部件,很多还依赖进口,而一些在其他国家生产的汽车,零部件也可能来自于中国,海关出口数据就可以证明这一点。


  据我国海关统计,受中美贸易摩擦及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全球经济不景气等影响,2019年我国汽车及其关键件、零附件进出口额为1515.3亿美元,同比下降5.9%。其中,出口额为679.6亿美元,同比下降2.9%;进口额为835.7亿美元,同比下降8.3%。


  分区域来看,2019年中国汽车及其关键件和零部件前十大主要出口国别为:美国142.8亿美元,同比下降22.6%;日本45.5亿美元,同比下降13.1%;墨西哥38.5亿美元,同比增长8.2%;德国26.4亿美元,同比下降4.8%;俄罗斯联邦24.6亿美元,同比增长14.6%;韩国22亿美元,同比增长21.3%;英国15.5亿美元,同比增长3.6%;巴西14.8亿美元,同比增长9.6%;泰国14.7亿美元,同比下降5.2%;加拿大13.7亿美元,同比增长3%。


  这意味着,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主要汽车制造及消费市场,任何一个市场的运转出现异常,都可能影响到全球供应链的正常运行。正因为如此,为保证零部件的正常供应,目前已经有企业积极开展各类自救措施,包括空运零部件、更换供应商、转移产能等。


  ●在零部件运输方式上“做文章”,如空运、开通运输专列

  为了更好地开展生产,缩短零部件物流时间,在选择供应商时,很多车企往往会要求后者在他们附近建厂,抑或是供应商主动配合整车厂,将工厂建在车企附近。然而,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导致全球范围内众多零部件供应商的生产、物流运输齐齐受到影响,整车厂们已经顾不上再去纠结供应商的所在地了,此刻对于他们来讲,保证零部件不断供才是最重要的。为此,很多车企已经开始通过空运零部件,来保证产线的正常运转。

全球化断供危机下的汽车零部件行业现状分析

  例如捷豹路虎,早在2月份就已经将中国的零部件空运到英国工厂以维持生产。随后,上汽安吉物流也开始采用包机的方式,为北美的两家跨国车企福特以及通用紧急供应零部件。


  2月25日,东航CK287货运航班搭载着94吨福特汽车包机的配件,从浦东机场出发,当天下午5时抵达泰国曼谷,以保证福特在泰国生产基地的部件供应。同日,东航一架货运航班装载着通用汽车所需配件——航班共载有422件汽车配件,总重80.45吨,从浦东机场起飞,于2月26日凌晨到达芝加哥,保证GM北美、巴西和阿根廷的制造基地供应链畅通。据悉,为了保证零部件供应,通用总共启用了16架包机。


  进入3月,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爆发疫情,导致大范围交通受阻、车企和零部件企业停工,更多的企业加入了空运零部件阵营。如日产汽车墨西哥公司公关总监Luciana Herrmann就表示,尽管成本有所上升,但为了避免生产出现问题,该公司已经开始用飞机而不是船运的方式向墨西哥工厂运送零部件。

图片来源:马自达

图片来源:马自达

  马自达的一家供应商为了解决马自达3和CX-30车型外饰所用零部件在中国的生产短缺问题,不惜将墨西哥工厂的零部件产量提高50%,空运到马自达在日本的装配线上。据悉马自达此举总共花费了500多万美元,虽然物流成本高,但如果不想停产,只能如此。


  另外广汽日前也提出将合作伙伴调动全球资源,为中国的合资企业空运零部件。甚至印度的部分企业也已经决定用容量更小也更贵的空运,来运输汽车零部件。

  类似的方式还有开通专列运输。3月初,一辆火车专列装载着9200个汽车座椅座框骨架和9520个座椅背框骨架,从武汉站出发,奔袭2100多公里,于3月9日到达吉林。据悉,这批物资是一汽轿车股份有限公司复工复产急需的第一批汽车零部件,为保证一汽集团的有序复工,吉林省交通运输厅向交通运输部物流保障办公室提出运输保障需求,在收到该需求后,交通部物流保障办公室下发第49号紧急运输任务指令,协调国家铁路集团承担紧急运输任务。


  在马勒相关负责人看来,保证零部件的持续供应是汽车行业供应商的责任,在此次疫情中,各企业采取的加大发货频次、海运改空运、手提货等措施来保供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对于大型供应商企业,多点布局,提前双认证才是规避风险的办法。不仅如此该负责人指出,在构建供应链体系时,供应商的布点应综合考虑各方面的因素,核心零部件和材料要在不同国家和区域布点,定点供应商要综合考量供应商的商务、质量、交货、技术和风险因素,如此才能形成良好的供应体系,保证全球生产和供应。


  ●更换供应商

  这也是很多车企目前比较容易想到的一种方法。例如吉利为保证春晓基地顺利复工复产,就对部分宁波市外的供应商进行了替换。2月初吉利正式复工,但由于此时各地之间物流运输受到了阻碍,导致吉利在宁波市外的供应商无法将零部件及时运送至市内各吉利生产基地,另外很多外地的供应商复工时间较吉利也更晚,对此宁波市经信局前前后后共梳理出350家当地零部件配套企业名录供吉利挑选,据悉最终吉利选择了35家。

全球化断供危机下的汽车零部件行业现状分析

  图片来源:丰田

  丰田依赖全球供应链体系,只花了三天时间就为公司一家迟迟没有复工的武汉零部件供应商找到了替代工厂。FCA作为首家因肺炎疫情宣布停产的欧洲车企,早在半个月前,也开始寻找替代供应商。另外印度的汽车制造商们,也正尝试寻找零部件替代供应商。


  不过,由于整车厂更换供应商,往往需要对新产品进行大量的实验、调整和认证,以通过监管测试,达到稳定的生产规模,整个流程走下来需要长达数月的时间,甚至更长,而且如果是具备核心技术的行业垄断性企业的话,几乎没有可能被替代。因此并不是所有人都看好这种方式,尤其是像现在这样因为疫情临时更换供应商,其实也面临着很多不确定因素。


  “在疫情爆发的情况下,开发替代供应商是一种办法,但它的有效性取决于验证的复杂程度,例如马勒的产品和发动机性能直接相关,验证周期长,技术要求高,切换的可能性不大。”上述受访者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双供应商模式在汽车行业其实早已有之,早期为了控制价格,节约开支,部分车企选择多个零部件供应商同时供货。虽然这种模式会因为某些企业运用不当而备受争议,但其实对于实现零部件的稳定供应大有裨益,比如目前这种情况。从这一点上来讲,经历了此次疫情,不排除更多的车企和零部件企业会采取这种模式。


  ●转移产能

  在此次疫情中,采取这种措施应对断供危机的企业亦不在少数。例如为本田CR-V供应刹车踏板的伟福科技(F-TECH),早在1月底就宣布将其在武汉工厂产能转移至菲律宾工厂,并表示如果疫情蔓延,还可能会将更多产能转走。韩国现代的线束供应商悠进电装,也开始将部分产能向国外转移,另一家线束供应商京信集团则在努力增加其在美国、印度、柬埔寨和韩国本土的产能,以弥补其在中国产能下降带来的影响。另外还有汽车电子企业罗姆半导体,也表示将在泰国等东南亚国家进行替代生产。

全球化断供危机下的汽车零部件行业现状分析

  图片来源:罗姆

  正因为如此,目前也有很多人在纷纷猜测此次疫情会否让汽车供应链向国外转移。对此,盖世汽车近日发起了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在1334位参与者中,仅13%的参与者认为此次疫情全球化会加速汽车供应链向东南亚、非洲等地区转移,而更多参与者则坚持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地位不可撼动,且认为汽车产业链还将加速向中国汇集。


  这并非没有道理。虽然目前与东南亚、非洲等市场相比,中国已不再具备成本优势,但在整车制造和消费方面,全球汽车产业对中国市场的倚重程度却是其他市场无法比拟的,正因为如此近两年大批跨国零部件企业纷纷选择在华投资办厂,部分甚至开始将研发及测试中心也设在中国,以此作为立足亚洲乃至辐射全球的战略重点。

  更何况汽车供应链的转移与否并非只取决于劳动力成本的高低,还与基础设施配套、运营成本、配套体系、交通运输条件、制造业文化等有较大的关联,而这些条件目前在国内都已经十分完备了。特别是中国汽车制造业的完整性,据《中国汽车零部件产业发展研究》2018年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零部件企业超过10万家,纳入统计的为5.5万家,基本实现了1500种部品的覆盖。甚至在自动驾驶等较前沿的技术领域,中国汽车产业链也具备一定的完整性。


  再者,此次肺炎疫情已经蔓延至全球,受影响的已不仅仅是中国,从这一点上来讲,目前向其他国家转移产能的可操作空间其实也不是特别大。


  盖世小结:很多人说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是一面人性的照妖镜,是好是坏,一照便知。但其实对于企业来讲,也有类似的功效,通过此次疫情,可以让更多的企业发现自己的不足之处。例如在打造稳健的供应链体系方面,无论有没有这次疫情,对于车企和零部件企业都十分重要,但此前很多企业可能做得并不到位,经历了此次疫情,特别是见证了众多企业深陷断供危机,相信很多企业接下来在此方面都会积极改进,以在更长远的未来避免再次陷入类似的窘境。

摘录:盖世汽车网